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走好多要素聯動發展的糧食產業創新之路

                            走好多要素聯動發展的糧食產業創新之路

                            發布時間:2016-07-30 點擊次數:1527


                              江蘇的“糧王”們行動起來了,聯動起來了!7月19日,本報有關江蘇“糧王沙龍”的報道和評論刊發后,全國數十家主流和新媒體紛紛轉載,各種“微群”的呼應、點評難以計數,江蘇的“糧王”們更是言而必行:在沙龍上宣布成立“江蘇種田大戶聯盟”之后不久,又在謀劃、實施“江蘇種田大戶聯盟好品種對接之旅”等聯合行動。
                              習近平總書記在小崗村重要講話中提出:“深化農村改革需要多要素聯動”。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就在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江蘇“糧王”們的聯動,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糧食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的觀察窗口,一個很好的糧食產業多要素聯動發展的透視標本。
                              聯動發展:糧食產業創新發展的呼喚
                              在7月10日的宿遷“糧王沙龍”會上會后,記者從諸多江蘇“糧王”們的發言、討論和思考中,感覺出一種對糧食產業創新的自我覺醒和熱切呼喚,對糧食產業供給側結構優化的內在動力和迫切期盼。
                              一位轉租了數千畝耕地種稻麥的“糧王”,因為稻麥價格下滑,種糧效益下跌,農業成本上升而萌生退意;一個不惜代價堅持綠色種植數百畝“蚊帳大米”的家庭農場主,卻因烘干設備不足,標準認證不及時,一萬多斤優質米滯存家中;一位流轉了千余畝土地種糧食的大戶,因為缺少相適應的資金、人才、農機、農技服務,已經難以為繼;一個擁有上萬畝糧田的“糧王”,稻米的品種、品質都很好,卻因為缺少品牌打造的理念和市場營銷的能力,常望“糧”興嘆……
                              自覺不自覺地實行多要素聯動發展的“糧王”,情況就大不一樣了。沭陽縣青伊湖農場主滕云飛,是國務院表彰過的“糧王”。他轉租了1萬多畝地,過去每個環節都自己搞才放心,從播種、栽秧、撒肥、化除、收割等都是自己買農機具給自己服務。表面上看是省錢了,但實際上效率并不高。后來他通過與縣內外的專業化服務組織聯合、聯動,約定作業效果和成績,進行綜合評定考核,還設置作業成績最好獎勵,干的活又快又好又省錢。他與省農科院聯合研發、種植的嘉優中科系列水稻,單產從750公斤到900公斤,畝增效益達到500-600元。
                              江蘇有一種叫做“超日標”的大米,優質標準比擁有304項的日本大米還多14項。52元一公斤供不應求。“超日標”優質標準體系的研發者、江蘇省農科院研究員石志琦在會上和會后介紹,沖著“超日標”的品牌和標準體系,目前已有江蘇、安徽、上海等20多個“糧王”聯系合作聯動或已經合作聯動。
                            記者此前此后的采訪調研也深入了解到,生產“超日標”大米的南京這家新型經營主體,將“設計農業”新理念貫穿產前、產中和產后全過程,并通過資本與資源、人才與技術、機制與體系、服務與管理的整合與創新,與省內外多家優質大米生產經營主體和載體聯動,既解決了自身快速發展問題,又解決不少糧食生產經營者單打獨斗解決不了解決不好的問題。
                              一句話,他們通過全產業鏈條中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多要素聯動發展中諸要素的整合與聯合投入,破解糧食產業發展的諸多瓶頸。
                              對此,一位來自京城的知名專家評論說,現代農業的高標準、多功能、多元化要求,已經不是經典的土地、資本和勞動力三要素的基本投入所能滿足,需要多要素、全要素、新要素的投入,需要多要素聯動發展,全要素生產率水平的提高。“超日標”大米品牌的打造過程,正是適應這種新形勢要求的一個經典樣本。
                              他說,發展要素之于產業經濟,如同血液細胞之于人體健康;血液成分構成越合理,流動越通暢,細胞才越有活力,人體才越加健壯。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功順利與否,經濟發展的活力強壯與否,關鍵看要素配置的合理與優化。
                              正如有關專家所指出的,當前糧食生產經營出現“三量齊增”現象,說到底,也是一個糧食供給側結構性問題,更是一個糧食供給側多要素投入與優化配置問題。糧食產業的創新和江蘇“糧王”們的期盼,從根本上來說,也正因于此。
                              聯動發展:聯什么怎么聯問題的探索
                              江蘇“糧王沙龍”會上,“糧王”們在討論交流中,更清楚地認識到,要走出當前糧食生產經營的困境,多要素聯動發展是一種必然選擇和必要路徑。但是,聯動聯什么?怎么聯?大家心中無底。實際上,在他們當中,在江蘇不少地方,已有的探索,已經和正在給出答案。
                              多要素聯動,要聯土地,聯資源,聯資本。蘇北射陽縣產的“射陽大米”,已經連續十次蟬聯上海食用農產品“十大暢銷品牌”,占上海大米市場15%以上的份額。該縣創造的“聯耕聯種”模式,將分散的土地資源在不改變承包關系的前提下,實現了規模種植。但是,由于一些糧食生產經營大戶缺少資本實力,單個個體總是很難做大做強。目前,認識到這一點的“糧王”們正在考慮如何聯合社會資本,做大做長做強產業鏈。縣大米協會正在做多要素聯動的協調工作。
                              多要素聯動,要聯品種,聯技術,聯品牌。鹽城市鹽都區七星農場與黑龍江一個糧食生產經營主體合作,投入資金1億元,興建1萬余畝糧食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試驗基地。但生產出來的優質大米缺少市場影響力。去年開始,他們與“超日標”大米品牌生產經營主體聯合,按照新標準、新品牌的新要求生產經營,形成了新的聯動聯合體,將稻米生產經營做得風生水起。
                              多要素聯動,要聯產業,聯市場,聯網絡。發芽糙米是營養專家們推薦的適合現代人食用的健康食品,也是稻米功能化的代表作。但是由于糠皮部分的存在,蒸煮性、口感和吸收性較差,人們不喜歡食用。南京醫科大學公共營養系主任蔡云清教授的一項國家專利認定技術,解決了這個難題。南京市高淳區的幾個種糧大戶,與擁有數百萬中高端客戶資源的南京久康云健康網絡咨詢服務公司合作,將種植業與糧食加工業和健康產業嫁接,通過互聯網聯動,拓展市場消費,不但銷得好,而且稻米價值倍增。
                              多要素聯動,要聯服務,聯管理,聯機制。蘇北泗洪縣有個源欣現代農業全程服務有限公司,與40個農民專業合作社、66個種糧大戶和78家家庭農場簽訂了集種子培育、融資、大型農機服務、植保、倉儲等環節全程服務協議,實現了農業規模化生產、標準化管理和產業化經營,輻射帶動1600多農戶,做粗拉長了糧食產業鏈,提高了全要素生產率和市場占有率,更幫助種糧大戶解決了過去做不了做不好的事。每畝降本增收50元左右。
                              對于“怎么聯”的問題,實際上上述案例有的本身已經給出了很好答案。譬如,前面所述的“超日標”大米生產經營企業,產前與擁有先進理念和品種技術的科研院所聯動,加大智力要素投入,實現標準最優化;產中聯合和整合各地生態生產基地的生產經營主體和服務載體,最大限度地覆蓋綠色植保體系;產后與全國最大的健康網絡服務企業聯合,借助互聯網和健康產業,將糧食產業做大做優。如今,通過“江蘇種田大戶聯盟”,更多的“糧王”們,將從他們更多的聯動中,尋找到更多更好的答案。
                              聯動發展:多種障礙壁壘難題的破解
                              實踐表明,糧食產業聯動發展的過程,既然是多要素流動和優化配置的過程,包含了資金、技術、人才、信息等要素的流動,勢必涉及到多產業、多行業、多領域,乃至政府、社會等方面的政策、資源配置;既然“多要素聯動”是“深化農村改革”的重要內容,勢必要突破和破解多種障礙壁壘才能實現有效的聯動。
                              譬如,觀念障礙。蘇北一個縣有個“糧王”租地種植了數百畝生態大米,由于資金緊張,將兒子彩禮錢都投進去。盡管他生產的稻米真正綠色生態,但他自認為“酒香不怕巷子深”,走不出“自產自吆喝”的傳統營銷觀念老套套,萬余斤優質米滯存家中。興化市陶莊“生態水稻綠蛙園”,打破“稻蛙共作”模式局限,加上蚯蚓對生態的修復,形成“稻蛙蚓共作”新模式,同時,安上“全球眼”,生產過程實時在線,產出的優質稻米俏銷價高。
                              政策障礙。一些生產經營規模較大的“糧王”們,都有一個較為普遍的反映:糧食倉儲建設用地批復難,糧食烘干設施投入享受不到國家農機補貼政策。今年夏糧收獲和收購期間,流轉倉儲不足,或烘干能力跟不上,導致糧食受潮霉變的,并非個別。還有種糧補貼政策,落實不合理、不精準、不到位現象也時有發生。
                              體制障礙。有個生產經營規模較大的“糧王”,由于倉儲緊張,想跟國家糧庫合作投建倉儲。可是一廂情愿難遂愿。答復是民資投建,必須具備什么什么條件,得到多少層級的批準。政策的門檻和體制的障礙,讓“糧王”們望“梅”也止不了渴。與之相反,南京、淮安等地供銷社系統,打破體制障礙,與江蘇匯隆公司和當地糧食生產經營大戶聯合,共同搭建農村發展要素交易平臺,組建農業全程社會化服務載體,多要素聯動發展,效果多方面顯現。
                            市場障礙。市場經濟規律表明,無論什么要素多少要素的投入,最終實現產品價值商品價值,都離不開市場的接受、認可和體現。由于現階段糧食生產經營效益普遍偏低,糧食生產經營者在打造品牌、營銷市場等方面,或是囿于觀念局限,或是由于能力和實力的不足,往往生產有余,營銷不足。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給予重視和支持的力度也不夠或不到位,削弱了市場競爭力。
                              讓人看到希望和機遇的是,在采寫這篇稿子之前,記者又受到江蘇省供銷合作總社的邀請,參加《江蘇省“十三五”供銷合作事業發展規劃》研討。記者認真研讀了該規劃,看到里面有一系列參與農業多要素聯動發展的舉措,特別是利用供銷社系統的網絡,推動農產品和工業品雙向流動,為農民拓展市場、營銷農產品等方面,提出了不少扎實具體的措施和途徑,是“糧王”們很好的聯動機遇。
                              當然,需要破解和破除的障礙和壁壘,還不止于此。北京大學人力資本與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沈艷教授認為,我國正處在一個增長動力轉換的重要關口。轉換的核心是從投入驅動的經濟增長轉向創新驅動的經濟增長。經濟史給我們的啟示是,人力資本和全要素生產率是長期可持續的增長動力,兩者的相互補充和配合,多要素的聯動發展,既是創新驅動的源泉,也是創新驅動的歸宿。江蘇“糧王”們的聯動,江蘇糧食產業供給側結構的優化,或許正是我國糧食產業創新驅動發展的一個很好的演示。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