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陜西轉基因玉米案:嫌犯供述"播種"路線圖

                            陜西轉基因玉米案:嫌犯供述"播種"路線圖

                            發布時間:2016-10-11 點擊次數:1295

                              9月23日是星期五,剛剛下鄉采訪回家的記者,忽聞靖邊縣發現了轉基因玉米,一下子驚得心焦起來,簡單收拾了一下行裝,于午夜到達了500公里外的靖邊。
                              收獲季突發“轉基因”
                              九月的陜北高原,秋高氣爽,田間黃綠相伴,正處在秋作物的收獲季。
                              靖邊縣位于我省北部偏西,地處毛烏素沙漠南緣,全縣總面積5088平方公里,由于土地資源豐富,全縣人均土地面積31畝,是我省人均的3.3倍,加之光照充足,溫差大,氣候干燥,通風條件好,使玉米種植有著天然的優勢,也是玉米制種的好地方。多年來,玉米種植不僅為農民帶來了較好的收益,還為全縣的養羊業提供豐富的飼草飼料。
                              那么,這樣一個玉米種植大縣,怎么就“轉基因”了呢?
                              24日一大早,記者驅車前往位于靖邊縣城西北方向40多公里的紅墩界鎮圪洞河村。一路上記者看到兩邊都是橘黃的玉米和收獲的農民,而接近圪洞河村時,許多的玉米齊刷刷地鏟倒在田里。同行的縣農業局副局長尚俊宏告訴記者:“這些被鏟倒的就是轉基因玉米。”
                              在村委會,村計生委員王興發告訴記者,全村共7個小組,1820口人,主要種植制種玉米、大田玉米、蘿卜、土豆等作物,還有許多養殖戶,人均收入在2萬元以上。
                              隨后趕來的村主任王興源向記者介紹了村里轉基因玉米的情況。圪洞河村有耕地1.4萬畝,玉米就占8000多畝,收獲的玉米有一半作為養殖的飼料,剩下的向外銷售。今年全村種植制種玉米2600多畝,轉基因玉米1176.92畝,涉及25戶。其中最少的種植了10多畝,最多的70多畝。口,但只是用于生產、加工環節。
                            “8月9號,省農業部門要求我們配合做玉米抽檢。當天下午他們一行10多人便來到村里,在三塊制種玉米地里取樣,用速檢設備檢測出了‘轉基因’。緊接著他們又到緊挨紅墩界的黃蒿界鎮抽樣檢測。隨后便派專人將抽檢玉米樣品送到西安進行專業檢驗,直到15號正式檢測結果才出來。”尚俊宏回憶到:“當天我在現場陪同,晚上我們一直忙到凌晨2點多才結束。”
                              據王興源講,8月9號發現轉基因玉米后,省種子管理站對全村所有的玉米制種田都進行了摸排檢測。由于村民的地比較分散,從8月9日到27日,每天都在地里挨個采樣,直到8月31日省市人員才全部撤離。
                              “由于只剩半個月玉米將大面積成熟,所以轉基因玉米的發現,縣上高度重視,要求限期鏟除。”王興源說。為此,8月23日,村里便給涉及轉基因制種玉米的農戶集中開會做工作,許多農戶在聽到轉基因的危害后,紛紛表示立即自行鏟除。由于有的農戶種植面積過大,有的農戶還要收獲其他作物,對短時間無法自行鏟除的轉基因玉米,由農業合作社用機械幫助鏟除。這樣,至8月31日,圪洞河村所有涉及的轉基因制種玉米已全部鏟除。
                              玉米鏟除這么多天了,大界村的村民還在和干部爭辯轉基因的事
                              無奈之下的“自行”鏟除
                              圪洞河村63歲的李生玉今年是第一次種植制種玉米,面積也比較少。他告訴記者,種子是從內蒙古來的,當時自己報了13畝地,經銷商就按畝數配種,父本10多斤,母本40多斤,并承諾年底的玉米種子收購價格是2.7元每斤。入種前,不僅種子不收錢,經銷商還補貼每畝100塊錢,但這100塊錢的補貼到收購時,還要扣除出來。
                            “剛開始,我們也不知道這是轉基因種子,而且農民對轉基因也不清楚。后來聽人說吃了轉基因玉米,人和牲口不發育,種出來有害。所以自己砍了一部分,剩下的是縣上統一安排的機器割的。”李玉生說。
                              隨后,記者在戈壁沙灘上繞了好長一段路,來到了種植面積最大的陳兆文家。他家門口有大片農田,剩下全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記者看到,玉米地里已是光禿禿的一大片。據老陳講,自六年前搬來這里,他家便開墾了100多畝土地。往年都是種大田玉米的他,今年卻鬼使神差般地種了制種玉米,而且一口氣種了70多畝,結果全是轉基因。“除了玉米,今年種植的20多畝紅蘿卜也遇到了假種子,該挖了才指頭般大,今年的收成算是完了。”老陳苦笑著說,可能自己不適合種莊稼,打算明年把地荒了,專心養豬羊。
                              調查中記者發現,這些種植轉基因玉米的農戶在種植時并不知道種子有問題,而且他們對什么是“轉基因”幾乎一無所知。
                              “由于轉基因玉米區分難度大,加之缺乏設備,前期無法檢測,只有在授粉季節才能檢測出來,所以直到8月份才發現。”尚俊宏說,“今年全縣種植制種玉米1.1萬多畝,檢測出轉基因玉米共計3630.9畝,涉及了紅墩界、黃蒿界、海則灘三個鄉鎮。依據《種子法》等有關法律法規,至8月31日全縣已將檢測的轉基因制種玉米全部鏟除完畢。”
                            由于沒有得到復核的確切結果,干部們剛開始并沒有給農戶講明種植的是轉基因玉米,所以農戶們抵觸情緒非常大,把怨氣全撒向了政府。
                              為了盡可能減少對農戶造成的經濟損失,靖邊縣政府參照并高于玉米收購價,最終確定了1400元/畝的賠付標準,并承諾10月底前兌現賠付。此外,對本應全部焚燒深埋的轉基因玉米,經報國家農業部批準,允許作為農戶養羊的飼料,在一定程度上也彌補了農戶的部分損失。
                              然而對于這樣的補償標準,一些農戶并不滿意。被鏟掉20多畝制種玉米田的黃蒿界鎮大界村村民方光前對記者說:“我們小組共有40多戶人家,涉及轉基因制種玉米的就有30多戶,面積將近500畝。往年的制種玉米每畝產量能達到800—900斤,好的時候能上1000多斤。去年每斤的收購價是三塊五,一畝地收成4000元左右,就是收成最不好的一年,每畝也能達到2000多元。”他說,制種玉米本身比大田玉米費工、作務難度大、管理成本高,再說玉米被鏟后又遇下雨,秸稈發霉,今年的飼草也無著落,到別處去買,往年200元一畝的飼草今年300元看能不能買到。
                              針對農戶提出為什么要在10月底才發放賠付款?靖邊縣的解釋是,一方面,許多涉事農戶的種植面積還沒有核實到位,加之10月是種子的收購期;另一方面,案件還在偵破中,能否追回資金大概到10月底才能清楚了。
                              一路上,面對農戶對賠付款的追問,尚俊宏一再表示:政府一定按期兌現。
                             “靖邊是玉米種植大縣,每年入種前我們都要在全縣召開農資企業宣傳大會,規范種子經營,嚴防假冒種子的出現,但怎么也沒想到會出現轉基因玉米。”靖邊縣農業局長劉保苦愁著臉說,制種玉米和大田玉米的播種期都是一樣,每年5月5號之前全部下種,制種玉米按照6行母本1行父本播種,而轉基因玉米和制種玉米的種植方式一模一樣,它們隱藏在制種玉米田里,不要說是農民無法分辨,甚至專家都分不清。
                              據劉保講,今年4月底5月初是靖邊玉米入種的時間,除了組織全縣農資企業宣傳大會外,縣農業執法大隊和種子管理站還利用宣傳車、發宣傳資料等方式到鄉鎮田間向農戶宣傳新《種子法》。
                              由于聽到了一絲有關“轉基因”的傳言,縣農業局曾派人在全縣進行過仔細地排查,6月底還糾正了無證經營的情況,看似一切正常。
                              7月初,省種子管理站曾派專人來靖邊進行了一次抽檢取樣,但也無果而終。
                              事后記者得知,這只是因為舉報者提供的定位坐標不準確。
                              這次抽檢取樣使劉保心里的擔憂進一步加重。“為了確保玉米種植安全沒有遺漏,縣農業局決定由農業執法大隊對沒有抽檢的地區進行全面抽樣,并要求在8月15號之前全部送樣檢測。”劉保說,然而,抽樣工作還在進行時,8月9日,省種子管理站來人突然前往紅墩界鎮、黃蒿界鎮兩地的玉米制種地取樣檢測。當天便速檢了2000多畝制種玉米,發現285.99畝呈陽性。于是緊急派專人將這一批抽檢的樣本送往農業部農作物種子質量監督檢測中心(西安)進行復核鑒定,8月15日結果出來,認定這285.99畝制種田為轉基因玉米。
                              隨之而來的是省、市、縣的調兵遣將,組成應急處置工作組,對全縣制種玉米田進行全面的排查和精細化檢測……
                              最終,經過現場速測和5批次送檢,在北部紅墩界、黃蒿界、海則灘三鎮,3630.9畝轉基因玉米被鎖定。
                            由此,一場堅決鏟除轉基因玉米的人民戰爭在對外嚴格保密的悄然狀態下緊鑼密鼓地進行著。依據《種子法》等有關法律法規,靖邊縣及時對已檢測確定的轉基因制種玉米進行鏟除,至8月31日已全部鏟除完畢。
                              轉基因制種玉米事件發生后的8月30日,靖邊縣公安機關已對涉案人員進行了立案偵查。
                              據參與辦案的靖邊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干警田英介紹,該案件由市、縣農業局移交,他們經過偵查發現,現年51歲的東北錦州人劉振國有重大嫌疑,后由黃蒿界鎮派出所將嫌疑人控制并移交到縣公安局。
                              田英告訴記者,據劉振國供述,他經銷種子已經有20年,在距離靖邊100多公里的烏審旗開有種子經銷店,常年往來于榆林和內蒙古一帶,期間還代售過河北某公司生產的“巡天1102”玉米種子,但該品種并非轉基因產品。而此次涉案的轉基因制種玉米,是2011年他從熟人處購買了400多斤原種,去年將這些原種在內蒙古繁育了500多畝,共20萬斤。由于該品種產量大、病蟲害少所以賣得比較火。靖邊是制種玉米大縣,與內蒙古接壤,劉振國在這里應該早就動了心思,所以1萬多斤轉基因玉米通過他認識的幾個熟人就混進了靖邊的制種玉米田里。據劉振國交代,其余的全部賣到了東北種成了大田玉米。
                              田英還介紹,劉振國十分清楚這些種子都是轉基因,他通過熟人介紹或直接出售將這批種子銷售到了靖邊,但對中間人和農戶卻隱瞞了真相。
                            “據劉振國供述,他經銷轉基因玉米今年還是頭一次,往年賣的都是正規種子。去年他經銷種子就獲利100多萬。但通過民警輾轉陜北、內蒙古、東北多地取證,發現劉振國的銀行卡里僅僅只有3000元,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財產。”田英說,就目前情況看,靖邊公安機關已認定劉振國以非法經營罪銷售轉基因玉米種子1萬多斤,涉案金額10萬元,目前正在報捕階段。
                              而此次轉基因玉米對靖邊種植戶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據初步估算就達幾百萬元。
                              田英還告訴記者:“由于該案已涉及跨省,下一步靖邊縣公安局將通過省公安廳發起‘集群戰役’,聯合內蒙古和東北等地公安部門共同參與該案件的偵破。”
                              這絕不是“一場虛驚”
                              回觀靖邊轉基因玉米事件,這絕不是一場虛驚,即使面對今天的結果,也絕不能以輕薄之心來僥幸甚或慶幸,我們更多的恐怕應該是后怕!是悔恨!是反省!
                              說到這,我們都應該感謝那位執著的舉報者,而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試想一下,如果3630.9畝轉基因玉米沒有得到鏟除,按照一畝400公斤產量計算,今年就將產出145萬多公斤種子;那么,到明年,轉基因玉米的種植面積將擴大到58萬畝;再到2018年呢,轉基因玉米種子將達到可怕的天文數字2.32億公斤……
                              到那時,它能種多少畝,還敢再算么?!還敢再想么?!
                              省農業廳楊副廳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此次靖邊農戶制種玉米被砍原因有二,一是違反了《種子法》規定,未經當地農業行政部門審批種植制種玉米;二是違反了《轉基因管理條例》,轉基因是由國家嚴格控制的,對于轉基因,國家規定是“積極研究、慎重推進、嚴格管理”,國家允許經過審定的轉基因進口,但只是用于生產、加工環節。
                            對于每畝1400元的補償標準,楊副廳長表示,因為農戶確實存在過錯,所以不能按照無過錯種植制種玉米的標準進行補償。
                              同時他還介紹,這是我省農業廳第一次接到舉報,由農業部轉到陜西省農業廳處理此事。
                              有媒體報道,在我國未批準進行商業化種植的轉基因作物在國內的擴散并未停止。據農業部官方消息,2015年在新疆、甘肅、海南就曾銷毀了1100多畝違法轉基因玉米。2016年以來,遼寧省農委聯合公安、工商等部門查處、公開了3起轉基因玉米種子違法案件。今年5月,新疆阿勒泰地區福海縣銷毀了2000畝違法轉基因玉米。
                              有媒體指出,要解決轉基因一系列問題首先需要解決監管問題,監管的問題不解決,科研問題、產業化問題、民間轉基因恐懼問題都基本無解。
                              在談及這場轉基因事件時,劉保仍心有余悸有些后怕,但更多的卻是無奈。他坦言,縣農業部門只有處置常規種子的執法權,對于轉基因的監管,國家規定縣級以上農業主管部門負有監管職責,再說縣上也沒有檢測轉基因的資質、設備和人員。但劉局長還是表示,為了防止再發生此類事件,他們以后將盡最大職責,加大宣傳和排查力度,配置速檢設備,擴大檢測面積。
                              縱觀靖邊轉基因玉米事件,記者在想,面對已經偷偷種進我們土地里的“轉基因”,該防范的恐怕不僅是一個靖邊縣,也不僅僅是一個農業部門。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