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中央力推農村集體產權改革:摸清資產家底 保障農民權益

                            中央力推農村集體產權改革:摸清資產家底 保障農民權益

                            發布時間:2017-01-04 點擊次數:1189

                              1月3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農業部負責人就此前印發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進行解讀并就相關熱點問題答記者問。分析人士指出,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盤活農村集體資產,構建集體經濟治理體系,既能體現中國制度的優越性,又能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是涉及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和中國基本經濟制度的一件大事。未來,《意見》的實施不僅將加速解決遺留問題、深化農村改革、保障農民權益,而且最終將激發中國農村經濟發展的新活力,為中國經濟行穩致遠打下堅實基礎。
                              1月3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農業部負責人就此前印發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進行解讀并就相關熱點問題答記者問。分析人士指出,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盤活農村集體資產,構建集體經濟治理體系,既能體現中國制度的優越性,又能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是涉及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和中國基本經濟制度的一件大事。未來,《意見》的實施不僅將加速解決遺留問題、深化農村改革、保障農民權益,而且最終將激發中國農村經濟發展的新活力,為中國經濟行穩致遠打下堅實基礎。
                              產權改革看長遠
                              一元復始話農桑。在2017年的第一個工作日,國務院新聞辦的首場發布會主題即聚焦農村。
                              據了解,所謂“農村集體資產”主要包括三大類:一是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森林、山嶺、灘涂等資源性資產;二是用于經營的房屋、機器設備、農業基礎設施、集體投 資興辦的企業等經營性資產;三是用于公共服務的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等方面的非經營性資產。這些資產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主要財產,是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
                              那么,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重點是什么呢?記者通過梳理《意見》原文發現,這項改革的關鍵在于“確權”與“規范”。例如,針對農村集體資產存在的邊界不明、賬目不清問題,《意見》提出要對集體所有的各類資產進行全面清產核資,摸清家底。清產核資結束后,要建立健全集體資產登記、保管、使用、處置等制度,實行臺賬管理,以防止資產流失。再例如,為了讓集體產權更好地發揮作用,《意見》提出引導農村產權規范流轉和交易,建立符合農村實際需要的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同時清理廢除各種不合理規定。
                              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在發布會上指出,目前中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積累了大量資產。大量的集體資產,如果不盤活整合,就難以發揮應有的作用;如果不盡早確權到戶,就存在流失或者被侵占的危險。韓長賦說,《意見》對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作了總體部署,這是農村管長遠、管根本、深刻的制度創新,對于深化農村改革、保障農民權益、形成農村經濟發展新動能具有重大意義。
                              農民增收添保障
                              韓長賦表示,改革集體產權制度把集體的經營性資產確權到戶,實現農民對集體資產的占有使用和收益分配的權利,有利于拓寬農民增收渠道,讓農民共享農村改革的發展成果。事實上,到2015年底,全國已經有5.8萬個村,4.7萬個村民小組實行這項改革,已經累計向農民股金分紅近2600億元。
                              “從各經濟體的發展狀況看,經濟發展模式轉型與產業結構調整不僅包括工業轉型,更包括農業轉型。改革開放之初,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極大地釋放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加快了農村經濟發展。如今,隨著農業現代化,農業生產模式也逐漸規模化、科技化、信息化,而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恰恰是一個關鍵的突破口。”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方竹蘭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
                              方竹蘭進一步指出,集體產權制度在以往的實踐中對農民個體權利重視不夠,如今《意見》強調賦予農民“對集體資產股份占有、收益、有償退出及*押、擔保、繼承權”,就是要解決集體產權的結構性問題,保證農民個體權利的落實。“這樣一來,一方面農民增收有了更多制度保障,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農民發自內心地參與規模化經營,讓農業生產要素進一步優化配置,進而激發整個中國農村經濟的活力。”她說。
                              其實,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影響還體現在很多層面。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表示,中國農村經濟的短板很多,比如農產品加工業發展比較滯后,就會直接影響到農業的生產效益和競爭力。在現實中,中國農產品加工業的有效*押物嚴重不足,導致了融資難、融資貴,進而直接制約著農產品加工業的發展,而補齊這些短板則恰恰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
                              實體經濟強根本
                              數據顯示,目前全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擁有土地等資源性資產66.9億畝,各類賬面資產2.86萬億元,平均每個村是500萬元。專家指出,這些集體資產是農村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盤活這些集體資產,既能體現集體經濟的優越性,又可以激發農村經濟活力,為中國實體經濟強基固本。
                              “表面上看,農業是最古老、最傳統的行業。但實際上,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在知識經濟時代,現代農業聚集了一大批高科技應用,其內涵也拓展至能源、生態、健康、娛樂、養老、旅游等諸多方面。”方竹蘭表示,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將為中國農業發展及農村經濟注入新動力,亦符合整個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需要。
                              值得注意的是,農村集體資產管理的復雜性相當大,因此改革的節奏和力度就顯得十分重要。“要保護好農民利益,讓集體資產不受損失,建立好產權制度,這就要求我們進行頂層設計,由頂到面逐步擴大。整個時間表上,我們計劃用5年時間而非短時間來完成這項改革,這體現了穩妥性。”李國祥說。
                              可以預見,隨著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深入,中國農村經濟將迸發出新的生機。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