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農村改革:激活發展動力源

                            農村改革:激活發展動力源

                            發布時間:2017-03-16 點擊次數:1183

                              惟改革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改革創新是社會發展的永恒主題,農村改革對于全局發展的意義更是非比尋常。我國改革從農村開始,農村穩全局就穩,這是由三農的重要地位決定的。
                              2016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小崗村提出“三個堅定不移”,再次申明了中央推進農村改革、發展、穩定的意志和決心。當前,農業還是現代化建設的短腿,農村還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短板,農民還是最大的低收入群體。如果三農問題解決不好,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就難以實現。
                              如何讓農民的錢袋子更鼓、權利得到更好的維護和發展?如何讓農村生產關系的變革更加有利于生產力的發展?如何讓農業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這些都是農村改革的重點難點問題,也是今年兩會上代表委員熱議的焦點。
                              產權制度改革: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
                              農村改革千頭萬緒,首要是抓住關鍵性、基礎性、普遍性的任務。
                              “新形勢下深化農村改革,主線是處理好農民和土地的關系,推進農村產權制度改革,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這一攬子的改革,都是屬于給農村打下制度性基礎的改革,是農村改革的‘深水區’和‘硬骨頭’。”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杜鷹如是說。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建德市楊村橋精品草莓科技示范基地經理吳東良認為,農村改革最重要的是激活農村土地要素。要通過經營權流轉、股份合作、代耕代種、土地托管等多種方式,加快發展土地流轉型、服務帶動型等多種形式規模經營,提高農業集約化水平,促進農村土地資源要素的合理流動。
                              目前,全國土地流轉面積占家庭承包耕地面積35%左右,“家家有地,不一定戶戶種田”成為新時尚。“三權分置”也賦予“經營權”諸多權能,特別是將金融支持與經營權掛鉤,進一步盤活了沉睡的資產。
                              為此,全國人大代表、天能動力國際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天任建議,完善農村綜合產權交易服務平臺,通過資產評估、產權交易、信用和融資擔保、資產管理、風險補償等“一條龍”的專業化服務,搞活土地經營權,破解新型經營主體的融資難題。
                              “一方面,農民擁有土地財產,但面臨資金、技術、市場的瓶頸;另一方面,工商資本投資農業又面臨用地難題。如何化解企業缺地和農民缺錢的發展難題?”全國政協委員、正大集團副董事長楊小平介紹了一個可供借鑒的模式,“我們通過‘農戶+合作社+企業’的模式,形成了農民是資產所有者、企業是資產運營者的農商共同體。農民旱澇保收獲得固定分成的資產收益,企業是職業經理人,承擔市場風險。”
                              完善價格機制:改革不合理的農業供給結構
                              在當前農村改革領域,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糧食等重要農產品價格改革。
                              “價格改革是與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最密切相關的內容,價格信號不準,何來調結構?而且價格是改革的快變量,引導性強,要首當其沖。”杜鷹建議。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農業大學校長柯炳生認為:“目前我國糧食價格是三種制度并存,水稻、小麥是托底收購價,這里邊包含了對農民的補貼成分;棉花實行目標價格補貼,是部分程度的價補分離;玉米實行市場定價、價補分離。三種制度并存一定是過渡階段,還需要繼續探索完善。”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陳錫文說,在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發揮市場機制的決定性作用,主要表現在主要農產品的價格上。如果農民滿意而市場不接受,農產品價格的形成機制就依然要調整。
                              市場不接受、結構不合理、農民不增收,困局怎么破?既要發揮市場的作用,又要把改革的陣痛降到最低,如何把有限的財政資金發揮最大效益,使得補貼可持續,對促進農民持續增收和現代農業發展發揮積極作用?
                              “實行價補分離,橋歸橋、路歸路,按土地面積補貼,與品種脫鉤,簡單透明,更好地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讓農民從各地的比較優勢出發,不斷提高生產效率。以前農民不是根據市場來決策,而是根據政府的價格政策來決策,而政府的價格政策沒有規律可循,所以很茫然。要讓農民通過市場分析來決定種什么,政府把補貼從價格里拿出來,換一種方式再給農民。”柯炳生建議。
                              釋放“雙創”活力:為農村發展注入新動能
                              改革來自于生產關系的調整,也來自于生產力的迸發。除卻土地等傳統生產要素的變革,“雙創”“城歸”等新力量也為農村改革注入了新動能。
                              “當年有‘海歸’,現在有‘城歸’,在城里創業的年輕人,掙到了一些錢,也攢到了一些人脈,他們回到農村,對農村實體經濟振興起到了作用。這看似是個經濟問題,其實也解決了社會問題。”全國政協委員厲以寧說,我國農村“三留守”人群數量各在4000萬以上,現在兒子、女兒從城里回來了,許多問題也迎刃而解了。
                              全國政協委員楊志明建議:“要像扶持‘海歸’那樣扶持‘城歸’。可以將國家扶持小微企業、農副產品就地加工、革命老區旅游開發、精準扶貧等優惠政策進行集成,集中釋放形成磁場效應;對農民工返鄉創業的用地作出統籌安排,可以依托現有各類園區,盤活閑置廠房等存量資源。”
                              “農民工返鄉創業多是小微企業,大商大資并不多,他們很難享受土地、金融、賦稅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創業還是很艱辛的。”全國政協委員尚勛武建議,從政府管理的角度,要在制度設計上提供更多便利,細化土地、金融等政策措施,比如村集體建設用地如何開發?廠房設施怎樣貸款抵押?這些都是當務之急。
                              而對于鼓勵大學生到農村創業,來自高校的委員們也發表了自己看法。
                              5年前,安徽農業大學開設了青年農場主創新班,采取與企業、社會聯合培養的模式,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可以根據個人興趣報名參加,至今已有兩屆畢業生。
                              “從畢業去向看,真正去農村一線創業的并不多。一方面要加大鼓勵政策,吸引青年人才特別是農村出來的青年返鄉創業;另一方面要在社會上營造氛圍,覺得農業是個體面的職業,值得去扎根創業。”全國政協委員、安徽農業大學副校長夏濤建議。
                              “我們還是鼓勵大學生先就業,再創業。成功的創業離不開創新,特別是農村創業要有新的元素。剛畢業的大學生缺乏資金、經驗等各方面的積累,通過就業廣泛積累經驗,可為今后創業做一些準備。”柯炳生特別強調,大學生創業不可一概而論,要根據個人和家庭的情況,特別是寒門子弟要慎之又慎。
                              本條資訊由農業儀器網整理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