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行業動態 > 糧價今秋低迷,種麥來年可好?

                            糧價今秋低迷,種麥來年可好?

                            發布時間:2015-11-03 點擊次數:1871

                            糧價今秋低迷,種麥來年可好?
                              10月份,國家發改委發布了2016年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2016年生產的小麥(三等)最低收購價為1.18元/斤,保持2015年水平不變。在國內小麥秋冬種正在展開之際,這一舉措對回應市場關切、提振市場預期會起到怎樣的作用?對種糧農民的種植意向又有怎樣的影響?本報記者在河北、安徽小麥主產區調查農民的種麥意愿,反映市場心態;專家對國內小麥市場行情進行分析,為市場主體提供決策參考。
                              小麥行情暗流涌動種糧大戶著手應對
                              “行情變化對調整結構是個促進”
                              本報記者郝凌峰
                              近期,2016年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的公布給市場預期帶來了利好消息,給河北的小麥行情有了短暫的喘息。然而,記者在河北多地采訪發現,貌似平靜的小麥市場暗流涌動,受玉米價格等多方面因素影響,未來小麥的行情依然不容樂觀。
                              小麥降價拉低種糧大戶收益
                              10月23日,在隆堯縣南汪店村的大田里,小麥都出了苗,望去一片嫩綠。記者在地頭見到了全國種糧大戶武軍祥,他正帶著工人們給小麥澆“蒙頭水”。2010年他注冊成立的“邢臺祥農農作物種植專業合作社”目前流轉承包土地1430畝,主要種植小麥、玉米、紅薯和大蔥等作物。去年小麥種植面積達1380畝,畝產達950斤,總產量達65萬多公斤。今年7月初他將小麥全部賣給了隆堯縣秋實糧貿有限責任公司,價格只有1.21元/斤。“去年小麥市場價最高達到1.36元/斤,高出保護價1.18元/斤不少,而今年小麥市場價格最低時只有1.17元/斤,稍微低于保護價的1.18元/斤,價格下降很嚴重。”
                              有這種感覺的不止武軍祥一個。南和縣李現輝是全國種糧大戶。今年他的糧食基地擴展到1500多畝,比去年擴種了200畝。“照今年的價格算,我這每畝地要少收入400多元。”他說,小麥、玉米收購價格不斷下行,很大程度上打擊了一些糧農的積極性。
                              據河北省糧油信息中心主任蔣建軍介紹,8月底,除邢臺外,全省其他地方的小麥價格都跌破了最低收購價。9月11日,省里啟動了托市收購后,價格一度反彈,小麥行情趨向穩定,一直持續到9月底托市結束。這之后,小麥行情恢復原來走勢,很快出現了下跌,到10月10日,從高點的每斤1.17元跌到1.1元,局部甚至到了1.05元或更低,跌幅比較大,價格下行壓力很大。
                              李現輝認為,國家公布明年的最低保護收購價,表明國家對糧食種植依然十分重視。從往年看,最低保護價收購政策還是能在很大程度上減少農民種糧損失。“希望能早日落實好最低保護價收購。”
                              未來行情應是溫和下行
                              “哪個行業都會有不景氣的時候,雖然今年的糧食價格不太理想,但在今后的種植上,還是會以糧食作物為主開展適度規模生產。”在糧食基地里,正在與工作人員一起澆水、施肥的李現輝說,“每一個環節都得細算節約、降低成本。”盡管今年糧食價格持續走低,但看著滿眼綠油油的麥苗,他依然信心滿滿。
                              對于李現輝的自信,蔣建軍給予了肯定。他表示,盡管小麥行情今年有一些波動,但從整體形勢分析,相對于玉米價格走勢來講,小麥價格變化溫和多了。據他分析,明年最低收購價維持了今年的價位,雖然其執行時間、范圍、數量等有限,但有著穩定預期的積極作用。
                              “必須提前應對”
                              “玉米價格直線下降對小麥價格有個拉低效應,今年表現不明顯是因為有個延遲效應。必須提前應對,從種植結構上有所調整,從這個方面講,行情的變化對調整產業結構是個促進。”永年縣華翔糧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郝科向,分析起市場行情來頭頭是道。
                              他告訴記者,現在合作社流轉了1300畝土地,并沒有受今年小麥行情變化的影響。原因在于他從前年開始,和本地種糧大戶劉曉軍一起幫一家育種公司繁種,價格雖有一定幅度的降低,但遠高于最低收購價,整體收入相對穩定。
                              根據對市場的預判,積極調整豐富種植品種,這正是郝科向的過人之處。早在2011年,在別人對黑小麥還沒有概念的時候,他就開始嘗試種植,最多時種到700畝。如今黑小麥每斤高達2.8元,最低也可賣到1.8元。
                              與郝科向有著同樣遠見的還有館陶縣黑小麥農場主范月青。“現在,1斤普通的小麥大約能賣到1.2元左右,而我們種出的黑小麥能賣到3元左右,我們培育的黑小麥良種一斤最高賣到10塊多,種一畝黑小麥比普通小麥多掙1500多元,如果進行深加工,黑小麥附加值是普通小麥的10倍還多。”今年他們擴大了黑小麥種植規模,面積達到了1000多畝。
                              價格行情影響種植結構調整,這是農民規避風險的自然反應。隆堯種糧大戶武軍祥告訴記者,今年的小麥種植面積調整到了1000畝,剩下的土地更多用于種植大蔥和紅薯等經濟效益更好的作物。不過縣里新出臺了土地流轉補償政策,規定土地流轉承包在150~200畝的每畝補償150元,流轉承包300以上的每畝補償200元。這項措施增強了他的種糧信心。
                              “大面積調整為經濟作物,不但田間管理繁瑣,而且同樣有市場行情變化問題,并不是解決問題的有效途徑。”河北省委政策研究室農村處處長王新榮分析說,國內弱筋面粉等產需矛盾突出,制約著產業下游面粉工業和烘焙、速凍食品工業的發展。如果在這方面調整小麥品種、提高小麥品質,這有可能是抵御市場行情變化的有效途徑。


                            微信掃一掃,咨詢早知道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