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行業動態 > 種啥、咋種、怎么賣?農民新年的迷茫與渴盼

                            種啥、咋種、怎么賣?農民新年的迷茫與渴盼

                            發布時間:2016-02-17 點擊次數:1659

                              國家臨時存儲玉米收購價格下調后,農民種玉米的收入較上一年有所下降。春節期間,記者回到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雙城區韓甸鎮三姓村,體會到作為玉米主產區農民的迷茫與渴盼。
                              “種玉米不掙錢了”,村民張慶國說,“既然種玉米不掙錢,就不如種點別的,但又不知種啥好。”張慶國的迷茫幾乎代表了所有村民的心思。韓甸鎮三姓村是典型的玉米主產區,由于多年前追求效益,僅有的少量水田都改成旱田了,現在村民看到種水稻掙錢,也只有“吧嗒嘴”羨慕的份兒。
                              今年“種點啥”,是村民最傷腦筋的事。地處黑吉兩省交界,屬傳統旱作產區,遠離城市中心,沒有地緣優勢。“聽說別的地方種紅小豆,種谷子掙錢,今年我們也得琢磨琢磨這些東西了”。
                              在村民眼里,可能從未理會種植業“結構調整”這一名詞,但面對市場,他們不得不去付諸行動了。他們盼望著有更及時準確的信息,特別是“網線”能盡快拉到村里,因為光靠看電視已經滿足不了需要了。
                              “怎樣種”是村民熱議的第二個話題。村民張慶林頭腦靈活,是村里唯一的“糧販子”。他給大家算賬說,市場上的小米,不上化肥的話,每市斤至少賣到5塊錢,1畝地500斤谷子,按70%出米率可產350斤小米,1畝地毛收入1750元,比種玉米高出一倍還多。但得種綠色的,有機的,這就得上有機肥,就得用人工除草。村民盼望學會施用有機肥的農業種植技術,以及買到安全可靠的有機肥。
                              如何“賣糧”是村民關心的第三個話題。記者發現,農民們很少知道“臨儲價格”這些名詞的來歷和具體含義。雖然他們知道“保護價”這件事,但他們很少賣上過“保護價”,他們自己總結的原因:一是保護價指的是干糧,農民賣的是潮糧;二是錢被“二道販子”掙走了一部分。
                              “是不是我們種糧越來越不受保護了?”村民王樹國問記者。
                              “現在國內玉米價格比國際玉米價格高很多,今年的保護價更貼近市場,政府將放手讓市場決定資源配置。”記者答。
                              “你別跟我打官腔”,王樹國有點急眼。
                              “咱農民需要真正面對市場了”,記者又解釋了一句。
                              一片沉默。“咱村里連一個農民合作社都沒有”,不知是誰說了一句,人群炸開了鍋。
                              記者跟他們交談,發現村民們渴盼有個人帶頭組建個專業合作社以使他們能抱團闖市場,他們也希望自己種的糧食能拿到“電商”那去賣,他們渴盼著村里能有農業開發項目,渴盼著學會“種得好”以及“賣得好”的本事。他們最怕的,是在奔小康的路上被別的地方甩在身后。
                              來源:新華網

                            微信掃一掃 資訊早知道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