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行業動態 > 糧改無退路

                            糧改無退路

                            發布時間:2016-02-23 點擊次數:1764

                              大年過后,春播在即。仿佛與此相呼應,“糧改”再度啟動,有望成為2016年成效最顯著的一項改革。
                              糧食一頭牽著市民,一頭牽著農民,一向被中國政府視為具有戰略意義的商品,施以重重控制和保護,此前數次糧食流通體制改革,均遇難即折返。糧食成為市場化進程嚴重滯后的一個領域。這帶來嚴重后果:以政府定價、政府入市收購的托市收購為標志,糧食價格信號扭曲僵化,流通市場主體愈加單一,產業鏈陷入“死局”,糧食產量、進口量、庫存量奇異地“三量齊增”。在重重矛盾下,農歷新年前夕公布的2016年“一號文件”做出重要決定,再啟“糧改”。主糧、玉米的托市收購改革是其重點。
                              這對于中國“三農”改革乃至市場經濟改革,具有標志性意義。中國政府一直期望在保障糧食安全、保障農民利益、保持糧食市場穩定之間獲得平衡。目前實行的托市收購是在2004年糧食流通體系市場化改革中、“保護價”已經逐漸退出后,復又推出的。十年托市收購,雖然取得過階段性效果,但其以犧牲市場為代價,跡近飲鴆止渴。自2014年起,中國已從東北地區大豆、新疆棉花開始,率先改革托市收購,試點目標價格制度,即政府不再直接入市收儲,將目標價格與市場價格之間的差價補貼給農民。此次主糧玉米被納入改革,無疑釋放了更強烈的方向性信號。這意味著,對于在糧食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流通領域貫徹市場化原則,終于形成了共識。如若玉米改革能夠成功,口糧稻谷、小麥的托市收購改革或將進一步推進。
                              糧食問題錯綜復雜。從表象上看,“三量齊增”問題最為突出。中國糧食生產成本迅猛上升、競爭力下降,固然是形成這一局面的基礎性因素,但是,托市收購造成糧食價格無法反映市場供求、產供銷割裂、品種品質不適應市場需求、國內外價差加大,是導致此“死局”的直接原因。由于庫容無法無限擴大,糧食又無法順價售出,當初政策設計者規劃的“敞開收購、順價銷售”已經宣告失敗。
                              確立市場化改革方向,不僅是開解當前困局的一把鑰匙,更重要的是,價格指揮棒將在農業領域充分發揮資源配置作用,這對于中國農業提質增效、轉變生產方式,形成與資源稟賦相適應、能夠發揮比較優勢的農業生產結構和模式,真正提升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至關重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是中國近40年改革開放實踐得出的寶貴經驗,在糧食領域亦不該成為例外。
                              固然,受制于中國目前以弱勢小農為主的農業格局以及由此帶來的農業基本信息統計能力、農村產權、城鎮化水平、組織程度等多種因素,找到切實可行的改革方案,困難可想而知。值此糧改重啟之際,當以歷史上幾度折返為訓,迎難而上,堅定市場化改革決心。
                              糧食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改革闖關,有一些基本問題需要進一步理清。
                              一即糧食安全。保障糧食安全是中國糧食政策的出發點。應該看到,中國糧食的基本形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首先,隨著中國城鎮化推進、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口糧的消費量將保持穩定,甚至有所下降,居民的食物消費將多元化,肉禽蛋奶水產水果等的消費量總體將呈增長趨勢。其次,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和生產成本抬升,土地密集型作物競爭力顯著喪失。而中國在“入世”時只為糧食爭取到了最高65%的關稅保護。國際市場對中國農產品市場影響不斷加大,將是中國農業面臨的基本環境。一味強調糧食安全乃至糧食自給,既無必要,亦不現實。中央應時而動,提出“大食物觀”,強調更主動地利用國內國際兩種資源、兩個市場。但是,保障“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仍是底線。對這一“底線”的定義,關乎下一步改革的邊界。
                              一個關鍵問題是,糧價是否完全放開。從新疆棉花、東北地區大豆目標價格試點來看,執行成本過高,業內普遍認為,難以拓展到主糧;并且,執行目標價格政策,仍屬干預價格,會引起供求信號混亂和資源錯配。下一步,主糧價格要不要徹底放開?若完全放開,在市場信號與政策目標之間,孰輕孰重?又如何尋求合理的干預手段?這些問題必須解答。
                              二即如何保障和提升農民收入。先進國家農業現代化經驗早已表明,中國不可能依靠補貼富裕農民。絕大部分農民的出路在農業之外,在城鎮。而農業要成為中央和社會希望的有吸引力的產業,留在農業的農民要致富,出路在于農業產業化、現代化,發揮中國農業比較優勢。
                              這并不是說,政府無可作為。相反,在戶籍改革、農村產權改革、農業科技、農村教育、農業基礎設施、農民組織、信息服務、參與國際貿易規則制定等方面,政府亟需大有作為。
                              春節期間,多篇“返鄉記”在社交媒體流傳,紛紛嗟嘆農村破敗、農業危殆、農民艱困。徒有嘆惋是不夠的,出路在改革與發展。打破體制枷鎖,以價格市場化理順產業鏈和農業結構,釋放中國農業潛能,方是正道。
                              來源:財新周刊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