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去年糧價下跌豐產不增收 部分種糧大戶退租土地

                            去年糧價下跌豐產不增收 部分種糧大戶退租土地

                            發布時間:2016-04-05 點擊次數:1689

                              “一年之計在于春”。正值春耕備耕關鍵時期,記者深入山東、安徽、陜西、黑龍江等地多個糧食主產區采訪發現,種糧大戶由于糧價下跌遭遇了“豐產卻不增收” 的困境,有的正減少種植面積,有的已出現“退租”土地的現象。對此,業內人士和專家指出,這不利于國家鼓勵扶持種糧大戶、家庭農場等政策的落實,也會對國 家糧食安全埋下隱患。今后應完善糧食價格機制,發揮好糧食補貼的作用,注重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抓住農業轉型有利時機,進行農業結構調整。
                              種糧大戶信心大打折扣
                              今年春耕備耕過程中的新設備、新設施、新服務,降低了農業生產成本,提高了生產效率,給農業帶來了新動力。當記者問及對今年農業生產是否有信心時,受訪的種糧大戶卻表現出積極和迷茫兩種心態。
                              3月下旬,山東、安徽等地春潮涌動,各地一片春耕備耕繁忙景象。見到山東省高密市種糧大戶王翠芬時,她正在自家的麥地里澆地。十多臺噴灌機一字排開,一臺 噴灌機澆水寬度覆蓋十幾米。“一畝地不到一個小時就能澆完,非常快,一天一臺機器澆30多畝。”王翠芬說,用水也省下不少,以往大水漫灌,一畝要40方水 (噸水),現在節水、節能、高效的噴灌機也就16方水。
                              “最重要的是節省人工,現在人工150元/天,如果用柴油機大水漫灌再加上人力,成本要高出不少。”王翠芬告訴記者,噴灌機一次性投入較大,價格一臺3萬元至10萬元不等,國家有一些補貼,自己要花6、7成的錢。
                              新設備也受到黑龍江農民的青睞。在黑龍江北大荒農業股份有限公司八五九分公司機關后院,水稻種植戶圍繞著兩臺插秧機聽技術人員講解,不時有人拿出手機拍 照。“這不是普通的插秧機,而是新型側深施肥插秧機。”種了多年水稻的賈鵬說,這臺插秧機最大的特點就是在插秧的同時進行側向深施顆粒復合肥,能夠減少施 肥量,提高秧苗表面施肥利用率,達到控肥增效、綠色種植的效果。
                              “我對農業生產前景有信心。”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區分路口鎮家庭農場主黃明貴說,他流轉了2000畝地,雖然去年種糧效益較低,但總體算下來收入30多萬 元。他的信心來自政府的惠農政策,去年年底占地4畝的硬化曬場到位了,同時受益于政府的補貼,他還買了烘干機、建了倉庫。
                              山東省汶上縣農業局局長王修忠表示,今年汶上縣的小麥種植面積約73萬畝,和去年基本持平。“小麥價格因為有托市收購政策在托底,所以種植面積變化不大,老百姓還是比較有信心的,現在應該擔憂的是玉米種植的情況,但山東農民的種植習慣長久,一下子也不大好調整。”
                              然而,也有一些大戶對種糧前景并不看好。黑龍江省蘭西縣振宇玉米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德明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畝地流轉費600元,種子、化肥、機械400 元,而一畝地的產量1500多斤,價格每斤6毛多,算下來去年每畝地基本上沒有利潤。今年玉米價格還會降低,李德明對“種啥”非常迷茫。“我們這里種水稻 不行,玉米價格這么低,嚴重影響我們大戶種糧的積極性。”
                              糧價下跌豐產不增收
                              糧食價格高低直接關系種糧大戶的收益。采訪期間,一些大戶說,去年雖然糧食豐收了,但糧價不斷下跌,他們陷入“豐產卻不增收”的困境。
                              “去年糧食大豐收,我收了100多萬斤中稻,一開始貴些,越擱越便宜,前年一斤能賣1塊3毛多,去年價格掉了1毛多。”安徽省一位種糧大戶說,他本想把糧 食全賣到國有糧站,可一般要排五六天的隊,“時間等不及,最后僅賣給糧站30多萬斤,其余的都通過小糧販賣掉了,價格又被壓下去不少。”
                              “豐產卻不增收”并非個案。在今年1月召開的安徽省農村工作會議上,安徽省委相關負責人明確指出,糧食銷售難、收儲難的問題比較突出,去年小麥、稻谷等市場價格同比下降均超過5%,影響了農民增收。
                              在陜西省,涇陽縣橋底鎮鍵濰糧食合作社理事長劉武望著自家庫房里堆積如山的玉米,連連嘆息。“現在還有四五十萬斤沒有賣出去,到村里收糧的流動糧販子,價 格壓到了6角7分1斤,最多也不過7角錢。”他說,“往年春節前玉米就賣完了,即便偶爾拖到春節后,價格還會拉高1角左右。去年我賣糧還是1元1角1斤, 今年這價,唉!我都不知道還要不要堅持下去了!”
                              作為涇陽縣出了名的種糧大戶,劉武幾年前從最初的幾十畝地起步,發展到如今流轉1500畝、托管3600畝的經營規模。眼看著事業蒸蒸日上,不料卻在去年秋糧喜獲豐收之后,迎來“賣糧難”的尷尬。
                              劉武跟記者算了一筆賬,他流轉土地的費用為900元/年,一年兩季莊稼。拿秋糧玉米來說,算上種子、化肥、機械、人工等,成本約900元,去年玉米畝產 1100斤左右,按現在糧食收購價格,每畝地要賠200元至300元。除去他享有的縣里每年10萬元的項目補貼外,總計損失已近百萬元。
                              在我國產糧第一大省黑龍江,玉米種植面積超1億畝。去年在黑龍江,國家臨時存儲玉米掛牌收購價格為標準品每市斤1元,比2014年每市斤降低0.11元。僅此一項黑龍江省農民就減收近140億元,攤到全省每個農民身上就是700多元。
                              黑龍江省青岡縣合眾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2015年集中經營土地3萬多畝。合作社理事長王海林告訴記者,去年的玉米產量相比2014年還有所增加,但潮糧價格只賣到6毛多一斤,往年能賣到8毛。“因糧價下調,我們合作社去年少收入300多萬元。”王海林說。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