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行業動態 > 厚植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戰略優勢——經濟新常態下北京“新三農”發展紀實

                            厚植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戰略優勢——經濟新常態下北京“新三農”發展紀實

                            發布時間:2016-04-11 點擊次數:1687

                            京郊山村新貌 杜德民攝

                              改革春潮此起彼伏。全國“兩會”剛剛閉幕,3月17日,我國第十三個“五年規劃”正式發布。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國家區域協調發展的重大戰略之一,被清晰標刻在未來的藍圖坐標上。

                              兩年前,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京,首提這一戰略構想;一年前,《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審議通過,提出形成新增長極目標;如今,“十三五規劃”給新增長極勾勒出更加清晰的定位,那就是建設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輻射帶動環渤海地區和北方腹地發展。一盤區域協調發展大棋謀定而動。

                              重農固本,本固邦寧。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北京“三農”作為固本之基、發展之要,承擔起改革的定盤星和壓艙石作用,自覺服務于北京作為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全新定位,并在變革中實現了轉型升級,呈現出全新的特點。

                              近日,記者深入北京城郊,調研了解首都“三農”新變化、新特點、新發展,充分感受到一幅波瀾壯闊的“新三農”畫卷正在徐徐展開。

                              突圍——疏解非首都功能

                              打破“一畝三分地”思維,清理騰退低端產業,向外尋求資源支撐,打贏去庫存、降成本、補短板的農業供給側改革戰役

                              “京畿”二字,特指國都及周邊城市,因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的重要地位,往往用作“京畿重地”。首都聚集著大量優質資源,這些資源不僅是北京的,也是全國的。如何發揮輻射功能,進而帶動環渤海地區和北方腹地發展?突圍前,北京也曾“大城市病”纏身,非首都功能眾多。

                              習總書記一語道破:關鍵是要打破“一畝三分地”的發展思維。全國目光投向了北京,這是一次對北京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和看齊意識的大考。

                              “要自覺從國家和人民需要一個什么樣的首都的高度來認識和把握北京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作出回答。這是一場重大深刻的改革,是一項龐大的系統工程,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攻堅克難過程!

                              在所有頭緒中,如何以五大發展理念為指導,疏解非首都功能成為“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發”。市委副書記、市長王安順說,必須統籌把握、合理安排疏解工作重點、步驟、時序,堅持改革創新,努力破除深層次矛盾問題,確保非首都功能轉得出、穩得住、能發展。

                              動員令一經發出,從城市到農村,從第一產業到第三產業,都將在北京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推進非首都功能疏解過程中被重新定位,乃至重塑格局。

                              “當前階段,北京‘三農’工作應當在疏解非首都功能中搶抓機遇。”副市長林克慶說,北京郊區農村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節點和支撐,有承接首都優質資源的條件和空間,要抓住這個重大發展機遇,促進城鄉一體化加快發展。

                              對北京“三農”而言,疏解非首都功能,其實質是一場去庫存、降成本、補短板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戰役,要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清理騰退不符合首都定位的農村產業項目,淘汰高資源消耗、高污染的農業落后產能,降低農業生產成本,構建高精尖的農業產業結構。

                              “低端要拆,高端要建,特別是城鄉結合部地區的農村,需要在清退疏解中實現‘騰籠換鳥’,讓產業向更高層次發展。”市委農工委書記、市農委主任孫文鍇說。

                              在緊鄰國家級自主創新示范區中關村的東升鎮,從2014年8月25日貼出關停通告,至10月8日商戶全部撤離,明光寺農副產品綜合批發市場用了43天就順利完成關停撤市,打響了該鎮市場調整疏解工作第一槍。相繼,學院路金五星批發市場、清河朱坊后墳地市場、環三旗建材市場等7家低端市場均關停。

                              不破不立。鎮長武凱說,全鎮將疏解工作與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和優化區域空間布局結合,與人口調整和文明城區創建結合,建立高科技園區,發展科技創新服務業。如今東升科技園正發展成中關村區域新的科技創新引擎,孵化器作用日益明顯。

                              40多歲的鐘二翠是東升鎮前八家村村民,現在她也是東升科技園的股東。除了采購員的崗位工資外,年底她還能拿到幾萬元的分紅。像鐘二翠這樣,實現農民變股民、年底拿分紅的人,東升鎮還有800多人。

                              與東升不同,提供北京市場八成以上農產品的新發地市場,做的是“功能轉移”文章。去年10月29日,河北新發地市場在保定高碑店開業。公司董事長張玉璽介紹,該市場是新發地“內升外擴”戰略中13個分市場之一,將重點承擔凈菜加工、倉儲、中轉等占地面積大、對交通壓力大的環節。

                              最先進駐高碑店的3800多商戶中,八成轉移自北京。吸引他們的,是低廉的價格、低成本的運營和方便的運輸。拿水果來說,這里每件價格比北京低10-20元。市場負責人測算,營業后市場可保障首都15天以上農產品供應,疏解6000余商戶、從業人員5萬人,當年減少80萬輛車次進京。

                              說起協同,北京農業早在12年前就開始“吃螃蟹”。2004年至今,京承農業戰略合作座談會已舉辦六屆。借津冀之力,北京發展“兩端在內、中間在外”產業服務模式,形成京張、京承兩翼蔬菜基地,安全蔬菜外埠生產示范基地達到1900畝。“河北菜”如今超過“山東菜”,成為北京市民的餐桌首選。

                              協調發展中,首都農業也拓展了自身空間。按照“做精畜牧業”要求,北京優化畜牧產業布局,許多龍頭企業在外埠建設基地,引導產業向周邊轉移。

                              有“京郊養豬第一村”美譽的順義區北郎中村,通過設立外埠基地打開了種豬養殖的地理空間瓶頸,目前已與內蒙古敖漢旗簽署了意向型協議,今年將把在京郊的四家種豬場全部外遷。全市畜牧業外埠基地已達到57個,通過高標準建設,實現了產業疏解和畜產品安全供應的有機結合。
                              農業——瞄準“高精尖”

                              發揮科技優勢,用創新驅動都市現代農業引擎,在全國率先提出“調轉節”并深入推進,打造高端高效高輻射的朝陽產業

                              大城市發展現代農業方興未艾。作為全國最早提出發展都市型現代農業的大都市,北京如何面對經濟新常態,“領頭羊”如何繼續領跑,是北京農業人必須回答的時代課題。

                              在《北京市“十三五”時期城鄉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中,答案明確,力透紙背:“十三五”時期北京將全面建成都市型現代農業示范區,農業現代化程度在全國處于領先水平。“全面”二字蘊意深刻,代表著從量變到質變的整體提升。

                              信心和定力從何而來?2016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讓農業成為充滿希望的朝陽產業”;三年前,北京也曾提出,“努力把都市型現代農業打造成高端高效高輻射的朝陽產業。”

                              異曲同工之妙!科技資源全國領先、高端人群集聚、政策支持強勁、市場潛力巨大,得天獨厚的優勢讓農業發展新理念、改革新舉措在北京迅速找到生根發芽的土壤。“如今北京農業已過了追求產量和數量的階段,依靠科技創新驅動,讓農業瞄準‘高精尖’成為可能。”市委農工委副書記劉福志說。

                              作為國際化大都市,北京農業占GDP的比重早已不足1%。但你也許不知道:北京保有國家級種質資源40余萬份,居世界第二位;每年選育的主要農作物新品種數量和種業銷售額占全國10%,初步建成中國種業科技創新中心、國內外種業企業聚集中心、全國種業交易交流中心,搭建起種業發展服務平臺。

                              上世紀,北京小麥花培育種走在世界前列;采用黃早四種群自交系育種的玉米優良品種,作為國家重大科技成果封存在中華世紀壇。近幾年,二系雜交小麥技術體系創建,使我國雜交小麥研究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世界首張西瓜基因組序列圖譜繪制與破譯,標志我國西瓜基因組學研究取得了國際領先地位……

                              科技創新改變農業面貌。在打造“國家種子硅谷”的旗艦基地——通州國際種業科技園,記者看到,這里將航天育種與高通量分子育種結合進行種子檢驗,讓育種和檢驗駛上“高速路”,一次性檢測上萬個樣品,比普通檢測快了幾十倍。北京科技進步對農業增長的貢獻率已超過70%。

                              創新無處不在。2014年,北京率先提出調結構、轉方式,發展高效節水農業的戰略思路。這是在當前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北京提前發力的證明。通過不斷創新,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大力推進規模化經營、標準化生產、品牌化營銷,北京農業由生產導向向消費導向轉變,農產品由“大陸貨”向“品牌貨”轉變,正契合農業供給側改革提出的不斷提升品質、適應市場需求的要求。

                              “喝了幾十年,還是認三元。”這是北京老百姓樸實的一句話,看似平淡,卻是幾代三元人近60年不敢松懈,堅守“質量立市、誠信為本”的結果。在全國乳品質量安全風波不斷的情況下,三元沒出過問題。問及原因,公司董事長張福平說,三元不盲目擴張,將食品安全永遠放在生產經營首重位置。

                              三元的牧場也已經建到了京外。為保證牛奶品質,三元每周都為奶牛“體檢”,嚴格建設上游奶源基地,將牧場作為第一車間。在看似保守的發展中實實在在保證品質,體現了首都企業良心,成就了百姓放心品牌。嬰兒配方奶是中國奶業人“永遠的痛”。作為有責任擔當的企業,三元前年獲得市政府千萬元撥款,并自配千萬元科研經費,力爭啃下這塊“硬骨頭”,推出符合中國寶寶身體需要和口味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為中國奶業正名。

                              在都市,農業的多功能性得到充分拓展。就在此時,一場展示北京都市型現代農業成就的“嘉年華”正在昌平區盛大上演:匯集120余項先進技術,農作物任你想象長在樓頂、墻上、辦公桌旁,栽種在病房內、廚房里,休息時隨手摘食;自動軌道讓植物追著太陽“跑”;“魚菜共生”在家中營造出溫馨的小循環系統;作物所需的肥能緩控釋、水能自動澆。農作物拼成各種圖案,擺成各色景觀,不僅能吃能賞,更能親自體驗。

                              其間,“互聯網+現代農業”打造的阿卡“云農場”讓人耳目一新。通過手機,你可以隨時隨地查看“自家”農田長勢,通過咨詢在線專家進行種植,用手機下單或預約采摘,查看配送車位置,甚至叫大廚上門服務。科技能從田間一直服務到你的嘴邊。如此精彩的農業,源于阿卡農莊“博士莊主”江宇虹為兒子“大蘋果”提供最純粹農產品的愛。她把自己在劍橋和戴爾學習、實踐的互聯網思維“嫁接”到農業中,用云系統監控植物生長過程,堅持零農藥、零化肥、零激素,全程可追溯。

                              “非傳統農業生產者將農業做好不易,但要改造傳統農業,卻需要我們這些門外漢的‘劍走偏鋒’。”江宇虹運用金融手段發行信用卡,通過眾籌方式擴大生產規模,將“中央廚房”開到國貿寫字樓內,農莊從最初20個大棚發展到1000多個,企業和個人會員累計2萬多人,包括殼牌、大眾、IBM在內的200多家世界500強企業參與阿卡的蔬菜大棚托管和農場體驗等服務。

                              在北京,農業的輻射作用還在于,它吸引一批有學歷、有能力,懂市場、懂品牌的“新農人”加入,構成了北京都市型現代農業的靚麗風景線。同樣作為女博士的段然,將她鐘愛的芽菜種到了“工廠”里,從種到收,植物生長所需要的所有自然要素都可精確控制,她種出的菜甚至獲得了工業產品生產許可。

                              農業作為魅力產業,在北京吸引著越來越多8090后“加盟”,成為高級產業工人。網名“孔二愣子”的孔博,在北京理工大學畢業后,選擇回到家鄉密云賣特色農產品;幾年來,他的“密農人家”以鮮取勝、搶占先機,從小小“夫妻店”發展到淘寶華北地區農產品類的銷量冠軍,三年復合增長超過100%。

                              孔博選擇了“風雨后見彩虹”的精彩,更有年輕人的默默無聞、甘于奉獻。從2006年開始,一幫年輕人聚在一起,在市植保站支持下,嘗試以社會化服務方式為農民提供植保服務,從一家一戶敲門拜訪、田間指導質疑不斷,到成為全市推進“全程綠色防控”技術體系的主力軍。一批人走了,又一批加入,吃苦和堅守中他們實現了人生價值。
                              農村——拓展“戰略腹地”

                              修復生態改善環境,依托美麗鄉村建設,打造新農村建設升級版,促進一二三產深度融合,為“騰籠換鳥”提供空間資源

                              從經濟看,北京是“大城市、小農村”。然而從空間看,這個判斷則要倒轉。早在2008年,北京市委、市政府就提出,農村是首都發展的戰略腹地,這個定位在去年的全市農村工作會議上被進一步強調。

                              京津冀三地地緣相接、人緣相親,地域一體、文化一脈,京郊從地脈上直接津冀,勢必成為協同發展的對接點和主陣地。以綠色發展理念引領的北京“新農村”,逐漸突顯生態屏障意義和促進一二三產融合的作用。

                              在“北京最美的鄉村”之一的蔡家洼村,記者看到,占地5000畝的現代農業園區萌發蔥綠,不僅有400畝現代觀光工業園區、2000畝“玫瑰情園”,還有紅酒莊園和北歐風情小鎮,這個有800多戶人家、2600多口人的村子盡顯現代與時尚。

                              “農民不種地,進廠當工人;村里沒有田,觀光廠房建;農居不再矮,高樓林立環;生活不出村,科教文衛全。”村干部喜歡用這樣一首打油詩介紹村子。五六月花開時,藍天白云、綠水青山、景觀花海,共同交織出一幅浪漫的鄉村畫卷。

                              在北京,像蔡家洼這樣的“最美鄉村”遍布京郊,散發出璀璨星光。十年前開始,北京市委農工委、市農委就組織開展尋找“北京最美的鄉村”宣傳評選活動,到現在已評選出93個村莊。“最土”的農業竟開了“選美”先河。

                              去年10月25日,北京美麗鄉村聯合會正式成立。“這個新的交流平臺,有利于各村分享生產、生活、環境、人文四美建設的經驗成果,抱團發展,將遍布京郊的‘美麗焦點’連接為整片的‘美麗風景圖’。”市農委宣傳處處長陳立璽說。

                              宣傳評選活動一定程度上帶動了新農村建設。如今,建設美麗鄉村已成為北京新農村建設的重要抓手,并隨著內涵不斷豐富,逐漸顯現出新農村建設“升級版”的良好態勢。“十二五”期間,全市在1000余個村莊啟動了美麗鄉村建設。

                              改善農村基礎設施,是美麗鄉村建設的題中之義。幾年時間,京郊農村舊貌換新顏,基本實現農村安全飲水,建成鄉鎮污水處理廠48座,村污水處理站1001處,郊區污水處理率達到66.2%,遠郊區垃圾無害化處理率達到97.2%。

                              交通方面,由軌道交通、高速公路、新城路網、淺山區路網等構建的城鄉交通路網體系已具規模,3條連接新城的軌道交通項目建成運營,山區環線基本全線貫通,郊區公交運營線路367條,日均客運量126萬人次,率先基本實現“村村通公交”。

                              北京山區面積超過一半,發展“溝域經濟”是問題倒逼所致,更是北京首創。不夜谷、神泉峽、四季花海、古北水鎮……這些特色各異的山溝溝像一塊塊強大的磁石,吸引城里人前來“洗肺”“醒腦”。按照“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理念,北京各溝域構筑綠色循環、產業融合、特色富民、高端高效的產業體系。昔日“人見人愁”的窮山溝,變成了“人見人愛”的生態谷,成了城市居民的“大氧吧”、山區農民的“聚寶盆”。

                              百里山水畫廊溝域覆蓋延慶千家店鎮全境,以優美的環境成為北京市自駕游最佳線路之首。千家店對黑河和白河沿岸60公里精心布局,打造古家山寨、滴水壺、烏龍峽谷、龍王廟等12個滿足游人“吃往行游樂購”的功能節點,點聯綴成線,構成“一鎮一業、一村一品”的休閑旅游圈。

                              溝內經過生態環境治理,建設千畝葵海、萬畝茶園等工程,實現“鎮景合一”,構建了以硅化木地質公園為主體,集旅游觀光、休閑度假、科普示范、農事體驗、農家休憩于一體的國家4A級旅游景區。溝內12個民俗接待村、300多家民俗接待戶掛牌經營,去年民俗經營總收入4995萬元,增長13.3%。

                              綠色是農業的固有屬性。京郊農村廣大地區發揮生態屏障作用,在治理首都大城市病、改善大氣污染、承接首都功能疏解等方面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2013年,北京率先啟動了農村地區優質燃煤替代工程。“減煤換煤、清潔空氣”行動作為市委、市政府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對首都大氣污染防治工作的一項重要措施,如今已有6萬農戶實現“煤改電”。農民也為藍天白云貢獻了力量。

                              春節前,記者走進通州區何各莊村村民趙天海家,新安裝的空氣源式電取暖設備讓屋內溫暖如春。“電暖氣一通電就供暖,按設定好的溫度自動停止和啟動,可省事兒了!”趙天海說。他還記得以前用爐子取暖,黑煙嗆得眼睛疼,每天定點填煤、換煤,否則屋里就跟掉冰窖里一樣冷。現在冬季室溫保持在19℃以上,而且清潔干凈;費用上,經市區兩級財政補貼后,每度電只付1毛錢。
                              農民——共享“改革紅利”

                              “新三起來”等多項改革的實施,把農民變股東,把土地變資產,同時多管齊下、“精準幫扶”,補齊低收入農戶增收短板

                              在北京做農民很幸福。數據顯示:去年全市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2萬元,在全國名列前茅。“十二五”時期,北京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增長11.2%,增速連續7年快于城鎮居民。

                              在全國面臨農產品價格下行和農民工資性收入增長乏力“雙碰頭”的情況下,北京農民增收成績喜人,得益于城鄉一體化和新型城鎮化釋放的改革紅利。

                              2013年以來,北京以“新三起來”即土地流轉起來、資產經營起來、農民組織起來為總抓手,全面深入推進農村改革:“三塊地”確權賦能、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農村金融改革、“一綠”“二綠”地區城市化建設及鄉鎮統籌利用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試點、盤活利用農村閑置房屋發展健康養老產業試點、家庭農場試點等穩步推進。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理順農民與資源、積累、市場關系后,京郊大地迸發出勃勃生機。

                              昔日默默無聞的大興區西紅門鎮,正憑借產業升級的翅膀,掀開經濟騰飛的新篇章;以前鎮域內破爛的村鎮工業大院,乘著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的入市春風,如今搖身變為環境優美的創新金融基地。

                              西紅門在大興最北端,是典型的城鄉結合部,以往工業大院連片,小型印刷包裝廠、廢品回收廠、服裝加工廠等隨處可見。村民通過在自家院里增蓋房屋出租獲得生活來源。這種被稱為“吃瓦片”式的經濟形式,在北京郊區較為普遍。

                              2011年,大興將西紅門作為城鄉結合部升級改造的重點地區之一。去年1月,中辦、國辦聯合印發《關于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2月,大興成為北京獲批的試點區,西紅門也由此成為全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改革試點的具體實施地之一。

                              截至去年,西紅門所轄27個村以集體土地入股,由鎮政府成立資產管理公司負責經營入股土地,并對村民收益分配。實踐中各村還有高招:有的利用集體閑置資金,出資1.9億元購置星光影視園A棟,每年村集體通過出租影視園增加收益1200萬元;有的采取集體出資、村民自愿入股的方式購置商業不動產,統一出租經營,按利潤分紅,農民人均年增收3000多元。

                              今年初,西紅門鎮綠隔產業用地掛牌出讓,這是北京首宗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入市。起拍價4.5億元,最終以8.05億元價格成交,實現了與國有建設用地的同權同價。

                              北京農村產權交易在基層已實踐多年,2010年,北京農村產權交易所成立,進入市場化運作階段。幾年累計成交農村產權交易項目402筆,流轉土地11.37萬畝。去年初,該所聯合天津、河北幾家農交所進行了京津冀農村產權交易市場戰略合作簽約,農村產權交易在更大的平臺上得以推動。

                              隨著改革深入推進,北京近郊農民收入這幾年是坐著“火箭”往上漲。從全國統計口徑看,北京沒有貧困人口,但是與自己比,在遠郊山區,還有645個村、23.33萬戶村民的收入與全市平均水平有較大差距。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低收入農戶增收問題,提出“確保低收入農戶同步實現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十二五”時期,全市低收入農戶增收步伐明顯加快,五年內低收入農戶增收速度均高于全市農民水平。

                              坡峰嶺景區位于房山區周口店鎮黃山店村,礦山關閉后村子失去了主導產業,村民沒有了主要收入來源,是該區有代表性的山區低收入村。

                              近年來,黃山店依托豐富的景觀資源,大力發展以鄉村旅游業為主的替代產業。村集體整合資金、資源、資產,成立旅游公司發展鄉村旅游,將村集體資產量化到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個人,每年享受股份分紅。村集體開發的坡峰嶺景區,年接待游客30萬人,門票收入500多萬元,帶動村莊餐飲服務業發展和農副產品銷售。同時村委會出資,組織村民開展技能培訓,勞動力不出村就能就業。

                              “小水滴灌”式精準幫扶新舉措,是北京在“十二五”時期促進低收入農戶增收的著力點,通過加大資金投入力度因地制宜、分類指導。2013年,市級安排4200萬元,對在產業發展等方面成績突出的97個低收入村、4個經濟薄弱鄉鎮給予獎勵;2014年,市級安排4989萬元,對66個低收入村產業項目扶持,并在溝域經濟、一事一議、山區搬遷等方面加大政策傾斜;2015年,為創新財政幫扶資金投入方式,開展“異地物業”項目試點,市級安排9000萬元,在大興、密云試點以異地購置物業取得長期穩定收益支持低收入村發展的長效幫扶機制,兩區配套資金1.5億元。

                              同時,北京還大力提升社會保障水平,去年率先在全國實現居民最低保障標準城鄉統一。全市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和福利養老金每人每月分別提高40元、35元,達到470元、385元,受益農民71萬人。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今年是國家“十三五”規劃實施的開局之年,京津冀協同發展對于經濟社會全局意義重大,經過轉型升級的北京“新三農”,必將在這一國家戰略中厚植發展基礎,展現勃勃生機。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 六合彩开奖现场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质合属性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云南十一选五推荐号码推荐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 辽宁11选5几点开始 老玩斗地主易得啥病 福彩3d跨度走势图2019 有信誉的真钱扎金花 广东11选5历史记录查询 管家婆肖尾版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 福彩3d开奖记录 如意彩票官网3d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