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三夏”作業是否還要跨區?

                            三夏”作業是否還要跨區?

                            發布時間:2016-05-26 點擊次數:1593

                              每當談及“三夏”的時候,跨區作業必然會成為人們的焦點話題。近年來,跨區機收為“三夏”的龍口奪糧立下了汗馬功勞,切實解決了“有機戶有機無活干,無機戶有活沒機干”的矛盾,同時確保了我國農業豐產豐收。但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各地機具保有量增加,市場競爭加大,以及人工成本上漲,跨區作業逐漸呈現出了服務半徑縮小、合作社收益下降等現象,跨區作業是否將成為“雞肋”?近日,記者隨機采訪了幾位合作社理事長,且聽他們如何說?
                              1、放棄跨區作業向全產業鏈擴展
                              2009年,四川省廣漢市的廖興華聯合連山鎮其他6位農機戶成立了惠民農機作業專業合作社,這些年他不辭艱辛前往其他鄉鎮詳細了解當地種植面積、收割時間、機械服務需求情況和收費價格等作業信息,安排跨區作業路線,聯系作業客戶,為拓寬地域范圍一直努力著。但是,當記者問及今年是否還會參加跨區作業時,他卻說不做了,原因在于收割小麥實在賺不到錢。
                              “前幾天我們這里的小麥已經收完了,現在重點服務育秧、插秧以及植保作業。”廖興華告訴記者,今年合作社的小麥收割作業全部交給了遠道而來的“跨區機手”。“以前我也進行跨區作業,但這些年各地機器越來越多,即便我們出去跨區作業也掙不到多少錢。”談到這些,廖興華略微有些失落。“合作社現有7000多畝地,收獲小麥每畝地45元的作業費用,除去人工成本和用油費用,合作社基本掙不到錢。但是相比而言,單獨的跨區機手多數以夫妻檔的形式出現,丈夫當機手,妻子來算賬,作業效率高,成本低,我們將小麥的收割任務以訂單的形式交由跨區機手,這樣算下來他們還是有錢可賺的。”
                              去年開始,廖興華轉變思路,將合作社工作的重點從機收小麥逐步轉變到了工廠化育秧、插秧、機耕服務等。“現在政府大力推廣機插秧技術,全縣30%的農戶使用機插秧。”他說,“去年我們只服務了5000畝,今年已經增加到了10000畝土地,育秧加插秧180—200元/畝,同時,政府育秧補貼40元/畝,插秧每畝補貼20元,這必然是未來的趨勢。”面對未來,廖興華信心滿滿。
                              相比廖興華,河北唐山市玉田縣的俊銀農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辛俊銀更是將重點放在了“全產業鏈”的建設上。隨著河北省以及周邊地區機具保有量的不斷增加,小麥跨區機收作業競爭越發激烈,跨區機收不再是社員們的“寵兒”。今年,在辛俊銀的帶領下,合作社流轉土地達到了6萬多畝,社員不準備再去外地作業,而是要好好守著“家”。在他看來,跨區作業效益并不理想,如果“家”中小麥收完,他可以考慮去周邊地區進行作業,但也僅局限在河北省內。
                              “再過三四周我們這邊就要收小麥了,今年合作社要大展拳腳,實現全產業鏈的發展,包括收割、播種、植保、烘干、貯存等環節。”辛俊銀告訴記者,“‘三夏’就是與時間賽跑,搶占農時一刻都不能放松。合作社的6萬畝土地也夠我們作業了,社里擁有160多臺(套)機器,準備齊上陣備戰整個‘三夏’。”
                              2、堅持跨區作業收益減少是憂愁
                              “合作社‘三夏’跨區作業的一小部分機手已經走了,近日將有上百臺小麥收割機同時出發,每臺機器配備3名工作人員,所以‘三夏’跨區作業近1000人參加。”接到記者電話的時候,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焦魁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焦魁正在為社員的跨區作業計劃著路線,“我們準備先去河南南陽,它是全國麥收的第一站,我們要搶占先機,隨后轉去山東以及河北。”
                              作為多年帶領社員跨區作業的理事長,焦魁身上的擔子并不輕松。每年4月底到5月初,他便開始聯系以前的“老熟人”,詢問土地情況、種植面積、作物成熟時間以及收割價格等。“現在跨區作業越來越難做,機具保有量不斷增加,我們需要早早聯系經紀人,事先跟人家簽訂好訂單,‘三夏’就這幾天,如果讓別人搶走了訂單就會得不償失。”在焦魁的心里,自己辛苦點沒有關系,但面對全國跨區作業的范圍不斷縮小,如何讓合作社社員掙到錢才是關鍵。“南方每畝地作業費40元,北方則高些,每畝地60元—70元,這一趟跨區作業下來機手能掙6000多元。”據了解,在2013年、2014年焦魁農機專業合作社每年跨區作業凈利潤達6—7萬元,但現在只能掙到3—5萬元,相比以往降低了30%左右。
                              遇到同樣問題的還有陜西省富平縣富秦星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宋景西,他告訴記者,這幾年合作社基本上跨區到甘肅就結束了,因為各地都在推廣大中型農機,作業效率高、補貼力度大,機械保有量基本飽和。加之,很多當地人成立了合作社,市場競爭壓力必然會增加,導致作業價格低,機手收入受影響。“現在跨區作業沒有以前效益好。今年合作社只派出五六臺小麥收割機去跨區作業,別的就在當地作業。除了市場競爭壓力外,跨區作業成本也比較高。”他算了一筆賬,“一臺機器油費大概十多元/畝,將人員的住宿、吃飯、加油、維修等費用加起來均攤到每個人身上大約25元/人,有些特殊因素造成的成本忽略不計,如:有時到得早需要住酒店,有時趕上下雨天就得耽擱作業時間,加上這些成本的花費就加大了。”
                              即便如此,這些合作社理事長們還是竭盡全力為不同地區的農戶提供最為周全的服務。“每年都跨區作業已經養成了習慣,再說我們要為老客戶負責。同時,合作社也將會逐步轉變方式,擴大服務范圍,增加服務項目。”焦魁說。“‘三夏’跨區作業還是太辛苦了,年紀稍大點的人都吃不消。不過在裝備這方面每年廠家都改進,比以前舒服一些,所以還想再堅持堅持。”宋景西告訴記者。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gsjx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